欢迎访问:热码在线中文字幕-大香蕉曰本中文字幕-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完)

 字数:8342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一家三口荒唐续。
 
  2个月前写了我和茹的交往,顺带描写了第一次与她们母女三人的一次荒唐 经历,文章发表后褒贬不一,不过,总的来说,论坛的兄弟们给予了包容和宽爱, 一直不知道究竟怎么样合理而适度的描述当时的情景,写实了害怕真的完全写成 了色文,写虚了朋友们感觉不过瘾,然而也有好几个朋友还是真的读懂了我写上 文的真实意图,经历过的不管对与错,反思和反省是我这个年纪的狼应该给小兄 弟们的一个借鉴。
 
  事情过去接近10年,期间和茹从相识、相交、相知到相爱,也经历了雅的 初次、恩爱、甜蜜以及她的恋爱、结婚、生子,还经历了她妈妈的青春二度到突 然的不幸,如今回忆起来真的百感交集。人生无常,世事无形……04年,对于 我来说是幸福快乐与苦痛交织的一年,这一年对于我而言,经历了与亲人的生死 离别也经历了混乱的爱恨情仇。
 
  与茹真实交往在04年深入,之前,我们都没有把性当做交往的全部,相反, 爱却是我们交往的主旋律,一直到和她们母女三人第一次之后的3个月,似乎性 成了我们每次见面的最主要的事情,如今回想,应该是那种荒唐、刺激以及违背 人伦的一些淫乱把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淫邪、淫荡的本性开发了出来。
 
  岁月如梭,光阴不再,已经记不清具体的时间,反正第一次荒唐之后差不多 有一个多月,我们都没有相互主动联系,于我而言,时候真的觉得无颜再入她们 的家门,而于她们可能更多的时候的羞愧,甚至母女三人之间也不知道如何相处, 据后来茹妈妈说,最开始的前2天她甚至想到过自杀,觉得没有办法面对自己亲 生的2个女儿,倒是雅及时发现了妈妈的反常举动,并及时通报给了姐姐茹才避 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大约在04年9月,深造班再次开课,我又回到校园,经历过很多未尝想过 的事情之后,我的心似乎不再骚动,在校园里也开始了一段相对平静的学习生活, 我们这样的班级每一位学员应该都比较珍惜一起读书的机会,毕竟每个人的学费 都是惊人的,每一节课、每一次研讨、每一次调研几乎都能与自己的工作有这样 活着那样的交集可循,导师的每一个讲座也似乎都很真实而深刻,对于我们这些 在商海翻滚多年渴望再进一步的「老学生」而言都可谓醍醐灌顶。着名的不着名 的专家、学者、教授乃至高层核心的智囊都成了我们的老师,从他们涉略的各个 领域给予了我们莫大的帮助,再次对那些活着或者已经故去的老师们致以诚挚的 敬礼。
 
  第一个学期因为是春季开班,所以,刚开始的时候一个18人的班级每天都 会有3-5个老兄或者老姐老妹因为单位原因缺课,开始辅导老师(呵呵,实际 是管我们平时聚会、分发资料等杂事的女同志,长得还算差强人意,34岁,后 来被一仁兄给泡了,据说关系到现在还没有断)因为和大家不熟悉并没有过多的 提出意见,到5月份后给我们开课的都换成了重量级的人物,才开始叮咛我们, 尽量不要缺课,因为我们是一个尝试班,开课的老师都是各个领域的权威人物, 对于拓宽我们事业的宽广度都有相当的裨益,并希望我们住在校园,便于联络。 
  我们的班长是个老大哥,是上海市政府某实权部门的处长,当时据说深造回 去就可能升副厅的,所以,每天几乎都有一些无法摆脱的应酬,而且我们班还有 6、7个上海当地公司的老板级人物,这样,每天晚上只要没有额外的讲座,我 们5-6个年纪相仿的仁兄仁弟几乎都会和班长一起出去应酬。
 
  在那之前,在我生活的那个县级市,我也算「见多识广」了,可是等和这些 大佬们一起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坐井观天」。上海的夜生活消费绝对不是我 所能想到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是不敢想象的,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让我这个 「乡下人」(上海人把全国所有地方的人都叫乡下人,但是,我们同学之间这个 称呼绝对没有贬义,而是说我的经济实力基本就是一个刚刚脱贫兄弟而已)买过 单,但是,偶尔从他们开玩笑的话题中知道,每一次的聚会消费都不会少过万元。 记得一个做路桥投资的仁兄和我说,他负责的一次「聚会」在松江的一个私人会 所,一个晚上开销了4万多,令我咂舌。
 
  前面铺垫那么多绝非要多码字,而是要告诉各位,这样的聚会有很多内容, 最开始的时候每一次我几乎都放不开自己,看着那些只有18-20岁的女大学 生被各种高级轿车拉到聚会地点的时候我就会感到窘迫,可以说,80%的女孩 子来自农村,而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子弟,我深知农村培养一个大学生是多么 不容易,而农家出一个大学生是何等的荣耀,而这些个女孩因为拒绝不了大上海 的灯红酒绿的诱惑,或者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走上一条为她们的父母所不齿的道 路,其中不乏CHUNV(申明:本人绝对没有祸害过其中的任何一个)。每一 次聚会回到校园,我就会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为什么人间有那么大的差距?真的 校园也不再纯粹吗?真的每一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都已经被尘世污染了吗?我 是污染源吗?我们这个集体是污染源吗?是我脱离了社会还是社会变得让我无法 认识?
 
  距离我和茹全家荒唐的事情2个月,正好茹妈妈过生日,借这个机会,我给 茹电话,告诉她,我想利用周末时间请他们一起吃饭并给她妈妈过生日,因为这 个借口茹也不好拒绝,只是和我说要和妈妈通报一声。
 
  第二天晚上,我们几个仁兄正在嘉定某个会所「潇洒」,我的手机提示有信 息,一看是雅的号码发来的,我连忙走出房间到了院子的一棵香樟树下阅读:哥, 听姐姐说你这个周末要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你能否把时间往下周安排,我想你 何时方便我单独和你说点事情。看完信息,我估摸雅肯定有什么事情不愿意让姐 姐知道,也可能是茹后悔了当初的事情导致下周家里很尴尬,从我的角度,我真 的不知道如何处理比较合适,那么既然茹没有回信雅又要单独说事就答应了,所 以回信给雅:等我和你姐姐说了之后再给你信息。
 
  找了个借口和茹一说,时间后移一周,茹没有任何困难的就答应了,并说和 妈妈已经说过了要给她过生日的事情,看来她们家里同意思想还是比较容易的, 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发生。及时回信息给雅,雅要我第二天晚上不要安 排事情,她下班到我的校园找我。
 
  第二天晚上正好也没有活动,大概7点多的时候雅到了学校门外,随她找了 个音乐茶座,听她讲述上次事情过后发生一系列事情。
 
  那次,我离开之后,雅感觉姐姐和妈妈似乎做事都心不在焉的,妈妈还时常 恍惚的神情,按理说,经过了一场混乱的激情之后,茹妈妈应该精神焕发才对, 用雅的说法「妈妈不仅没有精神头老好,相反好像看见姐姐就会脸红,一个人的 时候还时常发愣,几周前我在她的夜物箱(床头柜)抽屉发现了一整瓶的困觉药 (安定),我吓傻了,告诉姐姐,姐姐和妈妈后来大概谈心了,后来妈妈的情况 有些好转,但是每次和我说话还是难为情,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原因,哥哥,我知 道你爱姐姐的,你要想办法帮我恢复啊,现在家里的气氛感觉怪怪的」。也难怪, 小 *女孩没有经过事,妈妈姐姐又不会和她说什么,她不感到困惑才怪。于是 我安慰她,我抽空和她姐姐谈一次。我能感觉雅心里的别扭,也能感觉雅想要我 再次爱她的意思,可是,在没有弄明白茹和她妈妈的想法之前,我得遵守和她姐 姐的约定,于是让她回去等我的消息。
 
  其实,当时对于我来说也真的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开口说话的,第二天正好一 个嘉定的同学没有事情,我约他到兰溪路一个发小那去玩(我小学初中的同学, 初中毕业到上海闯荡,已经在真如铜川路一带玩得风生水起了,吃喝一条龙服务 全部有,我带朋友去那全部免费的),和他谈起,没有说是自己,说是一朋友, 这个同学也是一个玩家,他听后大笑,和我说,你这个朋友还没有经验,既然4 个人都一起玩过了,说明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其中的关系,只是因为排序问题让她 们难为情,没有办法面对,毕竟白天和晚上不一样的。哈哈,好一个「白天不同 于晚上」,我也是玲珑奇巧的人,经他一说我也就豁然开朗了。立马出门给茹电 话,告诉她我想见她,茹说:今天妹妹去**地巡检,后天才回来,要不你现在 到家里来。回到包厢和新老二个同学打个招呼,临时有事要提前走,让他们开心, 二位也二话不说,走人。
 
  闲话不说,打车到茹家,果然茹在二楼客厅等我,2个月不见,茹清瘦了些 许,轻揽入怀,仍是小鸟依人,黯然泪流,吻干泪痕,茹轻声和我说了妈妈的心 思。原来,经过了上次事件后,茹妈妈感觉在女儿面前无法做人,50多岁了居 然还偷看女儿做爱、自己手淫了不说,居然假如了淫乱的行列,觉得无颜见人才 有了偷偷准备安眠药的事情发生,经过茹 的开导,茹妈妈逐步接受了事实,茹 这样和我描述的,她告诉妈妈,她深爱妈妈,理解妈妈一人守寡养育她们姐妹二 人的艰辛,尤其自己离婚了的孤单和孤独让自己理解妈妈要忍受性欲的煎熬是多 么的不容易,所以,事情在雅拉着妈妈上床时她就顺其自然的任由雅胡来,没有 想到事后妈妈却放不开自己,希望妈妈不要再为难自己「我们何苦自己为难自己, 我们家的事情不足外人道,没有人知道我们家的事情,您也不要再有其他的想法, 我希望加入哥哥还愿意和你一起,我不介意您和他保持一份情谊」,当时听了茹 的柔声细语的诉说,我能感受茹身体轻轻的颤动,那是心灵深处的悸动,其实她 是在默默的付出,告诉我的其实是希望我主动和妈妈好,我低头轻吻茹的发际, 告诉她我的爱我的迷茫,告诉她我对她们母女3个人的深情,也告诉她我不会辜 负她对我的深情。想来我来之前,她们母女又有过新的沟通。
 
  在茹的默许下,我推开她妈妈的房门,昏暗的灯光里,妈妈静静的倚靠在床 头,看我进门缓缓站起,我也默默的走过去,揽她入怀。二个人默默对视。 
  因为第一次和茹妈妈做爱的时候基本没有任何语言沟通,所以,这一次2个 人面对面的相拥着感觉还是很别扭,尽管我明白我来之前的那么多时间里茹和妈 妈肯定不止一次的聊过混乱的性爱,但是此刻,对于我来说作为男人首先应该打 破沉默,我明白对于一个守寡N多年的寡妇,要走出心门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如 果 不是2个女儿的劝说,她是不可能迈出最关键的一步的。
 
  亲吻和爱抚对于一个年过50的妇女而言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是, 如果加上淫乱的标签,则此刻,2个人年纪相差近20岁的男女其刺激的成分一 定高于做爱本身,于我而言,在此之前确实没有想过还会有继续的情事发生,可 是面对2个孝顺的女儿的怂恿,茹妈妈一样内心是激荡的,我从她的呼吸里能够 感受出来。
 
  轻解罗衫的狼爪慢慢拂过女人的身体,衣衫片片滑落,细腻的肌肤虽然没有 年轻女人的紧致,但是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而言已经是超级好了,乳头和小*女 孩一样的在我的亲吻下挺立起来,茹妈妈在我的跳动下也逐渐放开,尽管还是没 有过多的言语的交流,但此时2个人已经忘记了年龄、忘记了门外的女儿,完全 投身到激烈的爱的冲动里。
 
  随着我的不断爱抚,茹妈妈和我一样已经是坦诚相待,2个人的衣服全部脱 去,在近2米的大床上如同2具白虫在翻滚……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我感觉到 茹也来到了房间,停止与茹妈妈的相互爱抚,茹妈妈把头埋在了被子里。我转身 一把抱住床边的茹,把她的翘臀朝向她妈妈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揽住她的 细腰,一手撩起她的睡裙,顺势拉下她的蕾丝内裤,并褪下丢在床头,摆脱束缚 的雪白柔绵的翘臀当下带起一阵令人张目结舌的荡漾臀波。
 
  茹被我的举动惊得发出一声轻吟,心里明白我此刻想干什么,但此刻羞于表 达的趴在我的大腿上微微挣扎,由于她的身高只比我低10多厘米,所以很快她 就感受到的我的分身顶在她的柔软的屁股下面,随着身体的扭动,坚硬硕大的柄 尘恰好时进时出般的抵住了她柔美的花房。
 
  立刻茹变得浑身酥软无力,可是慢慢晃动着腰肢标志着胴体深处渴望这种身 体之间彼此的摩擦,也表明她的春心正在爱抚下复苏、萌动。我能感到到身下茹 的胴体开始变得柔软温顺,也感觉到那份刺激的摩擦,正在把温柔的茹带进情欲 的漩涡之中。我也慢慢挺动腰身,将自己硬挺的分身隔着茹单薄的衣裤,顶住摩 擦刺激着那跟她妈妈一样光洁无瑕的花瓣。
 
  「啊!」
 
  茹清晰感觉到我的分身几乎连带着她蕾丝的内衣裤,插入她的溪谷之中,她 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激荡,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刚刚喊出便连忙捂住了嘴巴, 好像深怕她妈妈发现自己被摆出这么羞人的姿势。
 
  茹妈妈在女儿的娇喘中抬起头,迷茫的看着我和茹的恩爱,不知道究竟该如 何加入或者处置,我腾出右手摸到她的乳头,此刻,她的乳头绝对比茹的还要硬 挺,完全把她内心深处的渴望展现在我的面前。
 
  「阿姨,过来吧,和我们一起来,上次是我不好,没有能够照顾你的情绪让 你受委屈」
 
  茹被我的语言引导,也轻声对妈妈说「妈,今天让Z好好爱我们一回,雅不 在家,你就放开来吧,既然这是上天的安排,我们就勇敢的接受这样的幸福吧」 
  「嗯,可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你」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只要我们不妨碍其他的人,我们都没有错的」我接话 道。
 
  「妈,你就不要再难为情了,我相信Z对我对你们都是真心的,要说对不起 的是我和雅,让您活活煎熬了20多年」
 
  茹主动的脱去自己最后的衣片,俯身用嘴含住了妈妈的乳头……一场真人A V在大床上演……我看着母女俩相互的爱抚双眼冒火,分身坚硬似笔,紧紧的顶 住了茹妈妈湿滑无比的花房,享受着茹妈妈淫液的浸泡,伸手往茹的翘臀摸去, 光滑的臀肉入手滑腻柔绵,怎不叫人心中阵阵赞叹,贪婪地在上面抚摸揉动,恣 意轻拂缓揉着茹的腴臀。
 
  分身在茹妈妈的体内慢慢的抽插,我知道,对于茹妈妈这样年纪的女人而言, 不能象对待雅那样肆意快插,得慢慢的抽送才能激发她内心的淫欲,感受着穴内 春水的柔靡,茹妈妈的娇喘已经达到极限。
 
  「Z,快一点,我受不了了」
 
  「什么?我没有听明白,阿姨,你再说一遍」
 
  我知道,此刻是调教茹妈妈最好的时机,错过了她就再也无法真正放开。 
  「你快一点,我要你快一点」
 
  「什么快一点啊?」
 
  「你插的快一点」
 
  「我什么插的快一点啊」
 
  「你真是坏人,茹,你让Z别折磨我了……坏人,你鸡巴插快一点……哦, 我要……」
 
  「阿姨,我鸡巴插哪里快一点,你说明白一点啊,是不是让我鸡巴插茹快一 点?」
 
  「不是,求你,Z,用你的鸡巴插阿姨的B快一点,我受不了了……」
 
  「哥,你就快点日妈妈吧,我也受不了了……」
 
  茹在我和她妈妈淫荡的对话里早就因为激动、淫靡而羞得眼饧耳热,原本细 洁的粉脸如痛云霞漫染,愈发娇艳欲滴,真是美得令人眩目让人心醉。茹妈妈在 我大力的抽插下娇羞的不自觉地张开微微颤抖的朱唇,如兰的喘息呻吟着送出含 混声音:「嗯……快……别停……再用力一些……对,就这样……」
 
  急不可待的我抱起茹妈妈的那双光滑的美腿,让她面对着自己跨坐在大腿上, 硕大的分身抵在茹妈妈的胯间,狂热地亲吻着她的面庞,茹妈妈也张开了小口, 接受了我的深情的湿吻,胳膊也环在了我的脖子上,热烈地与我激吻起来。 
  此刻茹妈妈的浴火迅速地在全身蔓延,她主动回吻我,娇喘声越来越大,我 也被的她热情所感染,一只手环抱住了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则攀上了她的乳房, 重重地揉捏起来。
 
  「啊……」
 
  茹妈妈一声娇啼,自己的花房深处涌出一股热水,我感到她的花房一阵又一 阵紧紧地包裹着我的巨大分身,桃源洞内如此的紧热让无法再忍耐下去,抱着她 丰满雪白的肥臀,用力地抽插着,次次尽根,下下到底,茹妈妈用力地扭摆着她 的臀部,迎合着我的抽插,螓首也随着我有理的撞击而猛烈摇摆,满头青丝随之 而翩翩起舞,在一片泥泞中我们同时达到了爱的顶峰……茹看我和妈妈停止了冲 击,知道我们已经双双到顶,从床头柜上抽出纸巾为我和妈妈擦汗,茹妈妈羞怯 的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帮她理顺发丝,轻轻吻上她的面颊,把她放在了枕头上。 片刻之后,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茹妈妈半起身子含羞的亲了我一口道: 「Z,我真没有想到这个年纪了还能享受这样的恩爱,我好满足也好累,你快去 好好爱茹吧!」
 
  这一边,我伸手摸到茹的胸前,捉住了那因为激动而粉红紧致的悠悠的玉峰, 恣意揉捏着,然后低头含住她那娇艳的奶头,是又吸又舐,在她那仍然十分丰满 的乳房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印记,奶头不堪吸吮抚弄,却依然坚挺屹立在酥 乳之上。茹被我激吻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媚眼微闭不禁发出欲望的呻吟: 「啊……受不了了……哥……你……唉唷……好舒服……喔……哥,好好爱我… …」
 
  而此刻刚刚射精的我根本无法立刻勃起,茹的双手抓住我的分身,也感觉到 我的软弱,聪明的她立刻埋头含住我的要害,也不嫌弃我刚刚从她妈妈体内抽出 还没有清洁被淫液包裹的分身,如同孩子见到渴望已久的雪糕,吮吸的「兹兹」 有声。面对这样一个深爱着我的女人,看到她此刻的激情,刚才还软趴趴的鸡巴 在她的小口中逐步变大,我也慢慢挺动身体配合茹深情的亲吻。
 
  茹看到了我的坚硬,翻身坐到我的肚子上开始了新的一轮的杀伐征战……茹 到底比妈妈体力好,在我的肚皮上前后左右不停的晃动、抽插,此刻,我终于领 会「倒浇蜡烛」的真正教义,茹的淫液随着她不停的晃动如同融化的蜡烛顺着我 的分身流到我的会阴、肚皮,并且产生出白色的泡沫……20分钟不停的劳作, 茹终于在一声「啊……」后达到高峰,而此刻已经射过一次的鸡巴根本没有任何 变软的迹象,我翻身把茹压到身下,扛起她的双腿压到她的胸前,她瞬间变成了 一个标准的「M」造型,挺动我坚硬的龙柱激烈的如同倒桩般大起大落,茹在我 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下再次达到高潮「哥哥,我不行了,你去伺候妈妈吧,我不行 了……哦……」
 
  看着身旁休息了快半个小时的茹妈妈,居然没有因为我和茹激烈的做爱而加 入战团,内心的邪恶瞬间充满心田,放下茹,我听着高高翘起的分身压在茹妈妈 的裸体上,她毫不犹豫的分开双腿接纳我的巨大,毫不费力的知道黄龙,泥泞的 小道经过短暂的休息再次洪水泛滥,此时没有任何怜惜,我急切的需要再次发泄 身体里的火焰,次次到底、杆杆入洞、大开大合,到底是老B新用,完全不象茹 那样娇柔,伴随我强烈的撞击茹妈妈不是用手爱抚我的胸膛或帮我梳理被汗水浸 湿的头发,那温柔如爱人如母亲如情人……看到没有能够完全征服这个荒芜多年 的妙品,我翻转她的身体,让她趴在床上,她似乎有些迷茫,不知道我将何为, 但一样没有丝毫犹豫,肥白的翘臀完全不像50多岁的妇人,细腻的手感让我爱 不释手,从她身体的二侧抓住她的双乳,鸡巴沿着她的臀沟插入她的并不宽广的 峡谷之中,每一次带出的淫液润滑了她的臀沟也打湿了身下的床单,感受着她那 或紧或松的臀沟,邪念再次涌上心头,根本没有和她有任何的沟通,在一次深深 的插入后我立即退出用手扶住挺立借着她的体液猛地插入了她的菊花之门。 
  「啊……疼……」泪水立刻从眼中涌出……然而在她一声娇啼中我已经完全 尽根没入。
 
  「乖阿姨,别动,我也不动,让弟弟女婿给你全新的爱……」我轻声安慰着, 茹也在她妈妈娇呼声中望向我们,「好闺女,别担心,我和你妈妈玩个新花样」 「坏蛋,谁是你闺女?」茹骂道,「哈哈,你看看我和你妈妈现在做着什么?难 道此刻我还不能叫你一声闺女吗?」「冤家,你就作践我们母女吧」「阿姨老婆 乖,你别动,让我好好爱你,就让你闺女去嫉妒吧」
 
  ……在这样的胡言乱语中,茹妈妈的菊花已经逐渐适应了我的巨大和挺硬, 面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快,好弟弟,你快点动,我要……哦,好老 公,真的好刺激……啊……」
 
  很快,茹妈妈再次到达了临界点,蓦地她挺动身体翻身紧紧地搂住了我,身 体一阵抖动,呻吟声也一下子高亢了起来,我的鸡巴在突然失去控制后也一泄如 注……茹妈妈在这样异样的高潮之后,屁股也暂时停止了扭摆,只是嗯哼着,完 全不顾肚皮上被我激射出来的精液,她似乎是在静静的体会着享受着几十年来未 曾得到的激情和恩爱,也享受着高潮的美感与舒畅。
 
  经过这样一场旷世的乱交,茹和妈妈终于从其中感受到了另类的恩爱和激情, 此后的一段时间,我们默契额的一次又一次避开雅上演3P激情,期间雅多次给 我电话或者信息,希望我能够允许她和我偶尔的缠绵,然而为了不让她被我们 「引诱」而「变坏」,毕竟她还是小姑娘,她有她的未来和爱情、家庭,这个是 我和她妈妈、姐姐共同的约定,我不能真的变成禽兽,我能给茹真爱、给她妈妈 真情和完美的性爱,而给她的只能是一个哥哥的关怀和爱护。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06年春天,茹妈妈在返回四川祭拜茹爸爸和爷爷 奶奶的途中,整个大巴坠入河中,一车32条生命瞬间成为永恒。
 
  后来据茹和我说,她妈妈曾经和她说过,此生能得到我再次的恩爱,她没有 什么遗憾,就是觉得有些愧对女儿,在她原本的想象中我和茹最终一定会结成连 理。茹也和妈妈说过,我们不需要结果,只要彼此真心的付出就不要有后悔和愧 疚,希望妈妈活得快乐感到幸福就好。
 
  最终因为很多原因,尽管我离婚了,但是没有能和茹走到一起,我们都并不 觉得遗憾,至今,我都是茹和雅最真实的哥哥,她们有任何困难的时候第一个想 到的都是我。
 
  告诉大家这个事情的经过,希望我们大家都珍惜生命珍爱生命,在生命的每 一天都要活得精彩。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